解读陕北民歌乱象问题暨西北歌王——王向荣专访

2022-09-20-11:27[来源:德孝网][作者:侯玉春][浏览量:1103]

本网陕西讯(刘莎娜 张娟 陈春苗)“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是人民大救星.....”孩时家家户户传唱的经典陕北民歌,在不知是时代的变迁还是人为的破坏让陕北民歌传承的自然活水,逐渐淤泥遍布,浑浊不堪。

陕北民歌现状

近期延安某小学音乐课教授陕北民歌,不知其全貌的人,定觉此等事件应传扬,传承的担子后辈们勇敢地承担起来了。但事实并非如此,该小学音乐课所传唱的歌曲内容——“就这样亲了口,就这样拉了手。”这样的歌曲适合未成年人传唱吗?我们在心里画一个深深的问号。

 

著名陕北民歌歌唱家,陕北民歌代表性传承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音乐家协会前副主席王向荣。在听此荒谬之事后,眼含热泪,激动且愤怒地说道:“娃娃们是陕北民歌传承的幼苗,根都腐烂了,还怎么长成参天大树?”说着王向荣老师,拿出了自己从学民歌开始的手稿,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谈起自己的音乐之路,他眼里闪着光,他说,家乡的老一辈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自己最好的老师。他戏称自己既有“文化”又没有“文化”。在时代原因下他的学业被迫中断,可对于陕北传统文化的传承,王向荣却是一个极为合格的学生。土地就是他的音乐课堂,老一辈人就是他的音乐老师。那时王向荣虽家境贫寒,但父母对音乐的热爱一直都在感染着他,时常哼着陕北信天游小调,默默地在他心里种下了音乐的种子。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王向荣的音乐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年幼丧父,家庭的贫困,使王向荣不得不在13岁时,就担起生活的重担,干农活、打小工、挖煤掏炭、当瓦工等等,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正是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使他体验到了人生,丰富了感情。18岁的王向荣以全优的成绩当上了村里的民办教师,使他得以在寒暑假走出大山,向"歌神"的孙宾、刘二罗及山西的李有狮等人拜师学艺。他为了学好民间音乐相继走访了近百位民间歌手,将周边几个省份流行的山曲、小调、晋剧、秦腔、爬山调、信天游、二人台、满汉调都学了个遍。

 

王向荣表示:那时候如果没有那些正能量的陕北民歌支撑着我,就不会有现在站在舞台上的王向荣了。陕北民歌进校园活动在内容选择上必须严谨!不适合幼儿和小学生思想内容的歌坚决摒弃!娃娃们一定要从小学习正能量的陕北民歌陕北红歌,建立正确的文化自信,才能更好地建设我们的国家,传统文化的传承才有正能量的接班人。

传承与创新

民歌历史悠久,因其没有固定的模式,朗朗上口人人传唱,而被男女老少而喜欢,其中陕北民歌凭借其独特的魅力,更是冲出国门走向了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传唱陕北民歌,随之伴随的质疑声扑面而来,什么是陕北民歌?什么样的歌曲称之为陕北民歌?

身为陕北民歌代表性传人的王向荣说道,陕北民歌种类繁多,主要包括信天游、山曲、爬山调、船工号子、大秧歌调、旱船曲、酒曲、二人台、榆林小曲、清涧道情、传统小调及众多风俗歌曲,民歌前辈们也留给听众数不胜数的经典之作。如《走西口》《兰花花》《赶牲灵》《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等。

陕北民歌归为三大类:1、传统民歌,2、革命民歌(即红歌)3、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新创作民歌。陕北民歌的起源是农民劳作时的发出的哼唱喊出的号子,反映的是当时老百姓劳作的真实场景,陕北神府地区把它叫山曲。后来就有了信天游、小调,后来有了陕北民歌,现在为了顺应时代的发展就有了陕北流行民歌。

 

说罢王向荣翻开了自己已经有些泛黄的手稿,给我们讲述着新春序曲和哀乐是如何从陕北民歌演变而来,他颤抖的手在泛黄的手稿上写着陕北民歌演变的蓝图,除了手稿王向荣的床上三分之一的位置都是民歌书籍及多年来的手稿笔记本。那一刻,我们仿佛看到他,在夜深人静之时,点燃一支香烟,眉头紧锁,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思索如何改编如何创新出新的好的陕北民歌。他那活跃在手稿上成千上万首的音乐素材和原始资料,都是他多年来一笔笔整理记录下来的。

有人说,只要我改了这首歌,不管是多少,那这首歌就是我写的,我谱的,只变了简简单单几个字,在经过民歌“歌手们”华丽地站在舞台中央,唱着改编的歌词,轻易地利用就能利用名气赚到演出费。内蒙鄂尔多斯蒙古族民歌《送亲歌》被陕北贺国丰等歌手们一改歌词,从蒙古族姑娘远嫁告别乡亲不舍之情的经典民族之歌摇身一变成了所谓的“陕北民歌”《谈不成恋爱交朋友》……不管你如何改编还是创新,都要本着:尊重历史,尊重前辈,尊重各民族原创者们的劳动成果!之良心而为!不可无原则地乱来!

 

在采访中,记者就陕西省第四届陕北民歌大赛上部分评委认为《我的陕北村庄》并非是陕北民歌的发言及大赛中,安塞区导演(张鹏)在评委的朋友圈下评论“希望下一轮比赛不要看到红色的背景,拍照录制视觉效果太差了,换任何色都比红色好”的事件,对王向荣进行了提问,针对此事件他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想他是考虑针对于舞台色彩效果而言,并非针对带有“红色基因”的革命民歌而言,导演的笼统表达给大家造成概念上的误解。山丹丹花,革命的红旗,天安门城楼等很多固有的颜色该带还得带!不可一概而论!造成不必要的误解。我认为固步自封,陈陈相因,谈不上传承,割断血脉,凭空虚造,不能算创新,要把握传承和创新的关系。在时代的背景之下,陕北民歌必然会走向创新的道路,只要是使用陕北的音乐元素,创作的对陕北家乡的热爱和对新时代陕北生活写照的正能量歌曲,我们都能称他们为社会主义新时期新创的陕北民歌,那么《我的陕北村庄》反映的正是正能量,那么他便是新时期新创的陕北民歌。”

关于陕北民歌的创新与传承,陕西音乐文学协会副主席,著名词作家郝正文,《心留在陕北》的词作者杨世杰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名人观点

郝正文:

不光是陕北民歌,所有的艺术都要创新,否则那只有死路一条。固步自封作茧自缚那是绝对没有出路的,也是愚蠢的。唯有不断充实自己,提高认知,宽广胸怀,既能关注现实,又能放眼未来,方能使陕北民歌有健康长远的发展!

杨世杰:

陕北民歌的创作应在创新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开拓,我认为带有浓郁陕北地域风情及音调的歌曲,便符合时代的原创陕北民歌范畴。我们应该在老祖宗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中去探索开拓,在传承中去发展,否则谈不上传承,而只是照葫芦画瓢,缺乏创新。

王向荣寄语青年

 

人的一生会追逐很多的梦想,遥不可及的也好,前途渺茫的也罢,都要付诸自己的行动。要相信只要不停往前,生活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陕北民歌是我追逐一生的梦,从青葱岁月到两鬓斑白,我不曾后悔。我只希望后辈们在传承陕北民歌的过程中,要谨记传递正能量,要运用好前辈们所留下的音乐结晶,但一定要尊重前辈们的劳动成果。希望你们可以通过推陈出新的形式,让红歌焕发出新的生机。我相信陕北民歌在新一代的你们手里,会拥有更广阔的未来。

王向荣的文化精神

 

王向荣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他所热爱的陕北民歌,热爱可抵挡山海,王向荣这种矢志不渝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而仅看表面不懂其内涵之人,又怎可评论他所热爱一生的陕北民歌呢?木铎起而千里应,席珍流而万世响。我们新时代的青年应学习王向荣矢志不渝的精神,在时代的洪流中,坚持自己的梦想,发出时代最强音。

(责编:鲁渊)